金山歸來話聖火 心潮起伏論經歷
李日華

 

    我有幸參加了08年4月9日在美國三藩市舉行的迎接奧運聖火傳遞活動, 雖然沒有親眼目睹聖火傳遞時那莊嚴的一刻, 但是也經受了一場護聖火、反”藏獨”的愛國主義激情洗禮。在次, 我想和朋友們分享參加這次活動的心得。

    4月8日上午7時, 我前往謝正兄家會合共乘車去三藩市, 當這輛14人座車滿員離開洛杉磯時,已是上午9時50分。 車上座的有:南華總聯合總會程遠會長,候豔琪領事, 美中文化協會林旭會長,少數民族聯合會蔣麗莎會長,溫州旅美同鄉會謝正兄會長及夫人葉芙蓉女士, 城市雜誌記者盧威, 大學生冬冬, 還有幾位老鄉。

    南華總程遠會長說, 這次赴三藩市迎奧運聖火活動是在三天內動員組織的, 共有7輛大巴士約400人, 我們這輛算是臨時指揮車。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組織這麼多的人成行,反映我們華人華僑強大凝聚力和對北京奧運的全力支持。候領事說她對南加華僑華人這種自發正義感、愛國心感動不已。這幾天忙壞了執行指揮林旭會長, 為了方便上班族和學生,他安排七輛大巴分別從洛杉磯不同地區,不同時間段出發,最後一輛是下午6點多離開洛杉磯,估計到達三藩市要淩晨2時左右。我們的車到達三藩市是下午4時30分, 先去察看次日聖火傳遞的起點和終點, 然後分頭住進旅館。晚上僑團的組織者通知大家要在次日也就是9日淩晨5時到達各自分配的起、終點場地,為的是佔領有利地段。

    4月9日淩晨4時,電話鈴聲就把我們從睡夢中叫醒, 5時我們的指揮車準時到達了起點站。當時,有好多從各地來的同胞都已到場,程遠會長通知大家掛好橫幅,一字形排開,佔據道路兩邊的地段。

     天漸漸放亮,人員漸漸增多,到了10時左右,100多米道路兩邊的夾道都被我們迎聖火的華人華僑占滿了。當時沒有看到藏獨分子或搗亂者的影子,都是紅一色的迎接隊伍。

    聖火在經過英國、法國兩地時,由於西方國家的暗中縱容和某些西方媒體的片面報導,使世界人民共同期盼和擁有的奧運聖火傳遞活動遭到了藏獨分子和少數反華小丑的阻撓和搗亂。大大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也激起了各地華人華僑的極大憤怒, 同時也激發了全球華人華僑支持中國北京奧運的激情。所以, 當聖火在4月9日傳遞到美國三藩市時, 大家懷著一顆熱衷於奧林匹克精神和愛國主義的情懷,積極投入到這次維護聖火的迎接活動中去。

    當我們的座車還在前往三藩市途中時,洛城1370廣播電臺的主持人就當場採訪了我們車上的多數人員,大家暢談了對奧運聖火傳遞和參加這次活動的一些感想。在大家的議論中, 我講到對待藏獨分子的橫蠻抵制, 我們要發揚毛澤東“論人民戰爭”的思想,積極組織廣大愛國華人華僑參與, 用龐大的聲勢壓倒他們, 用湧動的人潮淹沒他們。因為在西方民主社會裡, 我們無法壓制對方的舉動, 只能展現自己的強大實力。這種實力在三藩市的這次迎聖火活動中,極為明顯地展現了出來。

    在我們起點的所有地段、五星紅旗、星條旗和五環旗迎風招展, 紅衣、綠衣和黃衣的腰鼓隊載歌載舞, “歌唱祖國、我愛你中國、和國際歌”響徹淩空,男女老少、各族同胞雀躍歡呼,都在自娛自樂地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把我們中華民族百年渴求的奧運夢表達得淋漓盡致, 把我們對搗亂分子的憤怒宣洩在實際行動中, 使西方媒體領悟到了我們華人華僑的大團結和愛國情懷。上萬人的場面、洋溢著嘉年華的歡樂氣氛。

    我們佔領的地段是靠著麥克考維灣(Mccover cove)碼頭的一條百米多大道,原定聖火是從這裡傳遞經過的.迎接的隊伍都站在道路柵欄外的夾道上。道路中五步一崗站滿了維安的美國員警, 他們手握短槍或衝鋒槍嚴陣以待。在隔著鐵橋那邊的AT&T廣場門口,有幾十個藏獨分子摻雜著一些洋人嘻皮客,揮舞著渺小的獅子旗在示威叫喊。這幫小丑的出現,隨即引起這邊迎聖火人群的關注, 只見他們扛著歡迎的大旗,提著喇叭沖過去與他們對陣叫喊,並用自己的大紅旗蓋住他們的旗幟,同時也淹末了他們。那激動的神情著實使人感動啊! 喊啞了的聲音裡表達了我們對“藏獨分子”破壞奧運聖火傳遞行徑的極度憤慨。我們同去的一個華僑老媽不禁感歎: 感動啊!太感動了!

    這邊的語言”對抗”在繼續, 馬路對面出現了“雜音” 。一個大概是民運人士模樣的人舉著一條小幅,向我們的人群走來,大量媒體向他們圍去。我們的蔣麗莎大姐舉著短杆的紅旗也迎過去, 當靠近他時舉手責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並冷不防將他的小幅扯下來踩在地上,然後維安的員警把他勸走。幾分鐘後, 有二女一男又拿著一小幅走向人群,後背用釘書針釘著一張紙,看起來像法輪功人員。這時又引來了好多記者對著鏡頭向他們拍攝。我們好多人也圍上去,用大幅的紅旗擋住他們, 一個大學生撕去了他們後背的標語,有的奪走他們手上的小幅, 他們又從背包裡繼續拿出,結果引成你拿我奪的場面。我也很氣憤,也加入到這場”爭奪戰”中去。 一場你爭我奪後, 他們確實覺得無趣,喪氣地走了。這天在8個多小時的過程中, 雖有這些“雜音”的小插曲,但我們的隊伍一直占著絕對優勢, 整個場面的激情氣氛使那些維安的美國員警看了也感動不已。

    下午1時,臨時安裝在夾道後面的湖邊坎上的高音喇叭裡響起了聖火傳遞開幕式的聲音.大家期待著那激動人心一刻的到來, 一些游走的人員也迅速地找到自己應該站立的位置, 肅靜地等候著聖火到來。 時間過去了30分鐘, 開始有人議論開來, “總不會遇到什麼麻煩吧!” “是不是路線改變了?” 各種猜測呼之欲出, 儘管有人接到消息靈通的朋友打來電話說,聖火已經改道走了。我們還是不相信, 也不願意相信這種事情可能, 生怕消息散播出去萬一不準確的話會帶來很大被動。 我們等到1時45分, 道路中央的治安警察開始撤離了。 大家終於相信聖火真的已經改道傳遞了。一時間喪氣聲、埋怨聲、後悔聲四起, 有的人表達了強烈的氣憤,因為一腔熱情化為烏有,空等白站了8小時。

    聖火傳遞路線改變後,離起點最近的一些人,還是能遠遠看到開始傳遞的第一棒。 我們同車的盧威記者有幸拍到了幾張遠距離的照片, 只不過轉了一圈後,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絕大多數人沒有這種眼福。 後來聽說先用公共汽車送到範內斯(Van Ness)大道,開始往北傳遞行進,大部分時間是走在海灣的濱江路上, 最後在上金山大橋岔口的加斯汀赫廣場結束。 沿途沒有碰到搗亂的,但也沒有多少歡迎的人群, 不過員警倒不少。 漁人碼頭那邊一萬多名慶祝閉幕人群的熱情也被澆滅,令絕大多數媒體人員架設在最佳位置的拍攝願望也落空了。在馬路兩邊翹首以待聖火的歡迎人群失望之情不易言表言。

    帶著失望的心情, 大家回到了各自的座車。我們車上的指揮關照了各車領隊, 確認大家安全無誤後順道去了一趟金山大橋。這時改道後的聖火傳遞剛剛結束, 相當多的維安員警尚未散去,也看到一些零星的旗幟。晚飯後6時多, 我們疲乏地踏上了歸途, 經過7小時多的顛簸, 10日淩晨2時才到家。

    我們歷經43小時的路途勞頓、晨風吹拂、烈日曝曬、饑餓忍渴、激情?喊, 雖然最終未能看到聖火傳遞的那一刻, 但是華僑華人萬眾一心護聖火所產生的意義是巨大的。正像在歸途的路上林旭會長所總結的那樣: 未親眼看到聖火的傳遞雖有遺憾, 但我們認為很值得, 一是安全返回。二是我們的聲勢遠遠壓倒了搗亂分子。三是使美國主流媒體看到了我們華人的熱情和力量。四是聖火終能在美國傳遞成功。 我認為在英-法兩國聖火傳遞中所出現的狀況, 一是西方政府對”藏獨分子”的縱容。二是我們華人華僑組織發動不夠。如要想改變西方政府和媒體的一些偏見和誤解, 我們有時也要付諸實際行動, 展現我們的實力。三藩市市政府在最後幾分鐘突然決定改變聖火傳遞路線, 這和我們華人華僑所展現的熱度和實力有一定的關係。我們觀察到西方社會和媒體對藏獨分子的同情和支持,遠勝於對我們華人華僑的寬容; 他們對現在的西藏社會的認識仍然只停留和偏信于達賴拉瑪和藏獨分子的說詞上;如西方媒體對西藏3.14暴亂事件報導, 真可以說跌倒黑白、雄口雌黃。所以, 我們除了宣示對西方社會某些媒體不公正報導的憤怒外, 更應該做的是對西藏潛移默化的引導和在西方世界宣傳中國政府改革的是西藏的農奴制度, 很好保護了西藏文化和發展了經濟。

4/1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