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石公園小記
王儉美

長毛象熱泉
                                
彩石花階上天庭,
行行都是山岳情,
此消彼長尋常事,
總有麗歌讓人听。

*MAMOTH HOT SPRINGS是世界上最大的不規則噴射熱泉,此消彼長,
水色、泉石渾黃多彩,呈階梯狀,黃石公園命名之來源。

Manmoth Hot Springs
-- on yellow stone national park

lined by flowers the color-stone steps
lead me up into the deep sky
row after row and here or there
I see a lyric poem written everywhere
it is such a common thing in this world
some things vanish while some thrust up
but the sweet music of the nature
has been waiting for ears all the time

translated by Shouyi Wang(王守義譯)

昨天,2010年3月2日,王儉美將一首多年前的小詩從舊箱底翻出來,配上這幅彩畫,發給大家消遣,想不到能這樣拋磚引玉,不出幾小時,一群商人騷客詩興大發,頻頻附和,作詩引對,現摘錄以下,以作念想。(Joy)

宗澤后

彩石花階上天庭,
在在都是自然情,
此消彼長人間事,
綿綿麗歌耐人尋?

黃樂平
彩石花階上青天,
渺若仙境在眼前。
此消彼長凡間人,
逍遙此境欲成仙。

王興剛
彩石云天一寸間,
銀裝素裹分外艷,
晴日春來青山綠,
滔滔涌泉飛流前。

王萌
云石花階登天穹,
千層万浪冬意濃,
不聞昨日尋常事,
只享今宵曲意悰.

 

沈崗
前幾位都是陽春白雪,我只知道王儉美是作家,今後應加上旅美詩人的名號,
書讀的不多的在下,只能和下裡巴人,獻上一首打油詩,供大家一樂!
彩石花階上天庭,
行行都是男女情,
不聞昨日風流事,
只享今宵人月圓.

馬壯
我這慢鍋燉的是否也有味道?
泉舞麗歌未曾休,
更有花階上天庭,
不信此景人間有,
疑是王君夢中游.

潘琦
俺看了這麼多兄弟的詩歌,也代表我們舞蹈班的姐妹們獻上一首:
輕提榴裙上花階,
飛舞彩袖向天穹,
曼妙麗歌溶泉流,
宛如嫦娥奔明月.

 

王守義
萍薇王儉美:正準備繼續讀您發來的幽默,忽然發現身處詩人群中。讀了詩作,感到“忽如一夜春風來”,眼前一亮。深感諸位雅興不淺。儉美的詩始作俑者,我已將它譯成英文,改后再寄上,希望能博眾人一笑。譯完詩後,不覺也想前驅風雅。不過我与浙經文的諸位不熟,儉美又是大手筆,又恐有嫌知識產權,遂不敢在原詩上動斧,只有仿古人,借儉美之詩韻,和之。此和詩不僅借韻,亦借原詩之韻腳字,以貼緊寫黃石公園之石与泉。

熾熱地心挽天庭,
云穹俯迎千古情,
天蒼地黃斗柄轉,
泉吟不老尚動听。

請浙經文詩友雅正。
順頌 大安
王守義

 

李社潮

凡間麗景天上無,
涌泉霧繚誘仙沐,
七彩石階吻纖足,
遊園俊郎藏仙衣。

 

林濤
(粗人就來首粗的)

遠看青山霧茫茫,
溪水如鏡照胸膛,
仿佛琦妹戲水旁,
哥哥岸邊看的爽。

痴想妹妹坐船頭,
濤哥愿為妹弄潮,
暗喜此春天上有,
扑通一聲夢太長。

評語:

  • 你看浙江會弄文舞墨的還不少,一個比一個強,后面的上來一定更精彩。 宗澤后
  • 儉美兄一首小詩引來眾多文化高人的唱和,讓人仿佛回到了唐、宋、明、清年代。常在“經貿”圈打轉,現在有了“文化”相襯,讓我們這些大、小老闆們也覺得高雅起來了,大家是否覺得水準被拔高了許多?這還真有了點浙江經貿文化會的感覺。 JIM
  • 前二句靜態,后二句動態。由景到情。寫得好!何時開班教教我們? 周剛
  • 真是人才濟濟阿。原來知道這圈里老板多,今天才知道詩人也很多呢。建議將這几首詩編輯一下,挂到浙江經貿文化會的网上去,或辦個詩朗誦會好了。宗會長的讀書會也差不多準備好了。另外建議在下次的聚會或活動中將沈剛和潘琦費了很多心血制作的精彩的VCR加上這次的環節活動內容播放一下,讓大家有机會共同欣賞。(joy)
  • 謝謝。也學到了,原來黃石公園的由來,是由此熱泉。Robert Liao
  • 我喜歡此首, 既有气魄, 又不失雅意. 我們身在一方土地, 根卻依然扎在大洋彼岸, 心飄逸兩種文化之間,蕩漾蕩漾....儘管我不是江浙一帶之人, 骨子里依然刻著中華民族的文化底蘊. 希望多一些此郵件, 欣喜, 欣喜(王萌)
  • 我一貫認為,詩寫了不拿出來就等于沒有寫,拿出來才算發表,發表了沒有人看,仍然等于沒有寫。這首詩已有浙經文的朋友們讀了,并有高人置評,我确信這首詩是已經發表了。王萌的評語還覆蓋了這整整一群定居海外的快樂的游子和游子們的不再受到壓抑的文化底蘊。他的快樂是最值得大家分享的禮物。為了感謝您的朋友的不吝賜教,特再拿出儉美的始作俑的那首詩的英譯文,以助雅興。(王守義)
  • 謝謝王老師的譯作。你第一次發來的詩讓我們頓時為您的造詣深感敬佩,原來詩詞是要這樣“和”、要這樣“借韻”和“貼緊”的。我們真不知深淺和高低。現在您還將儉美的拙作譯成英文,真是受寵若驚。我們會把它挂到我們的网站上,供大家欣賞。下次有機會我會辦一個詩會,讓美國長大的孩子們學習中英文對照的唐詩宋詞。(joy)
  • 萍薇儉美,謝謝你們看重我,但是不可喧賓奪主。我隻是客串浙經文,奇遇多位儒商,已經幸甚。正如您所說,王老師是“隱居在多倫多北郊“,追求”淡泊明志,寧靜致遠”。直至近日有違初衷,日夜兼程趕制那本“元明清詩選“,美國匙河詩歌出版社在等。我也想早日付梓,在春天到來時,又可鑽進樹林裡去。我很欣賞浙經文網站上那些詩,就連自稱打油詩的,也頗具風韻。每一首都有其獨特之處,那就是詩意。比如我在儉美的詩裡就看到了禪意。我相信,儉美在黃石公園裡經歷過瞬間的“頓悟”。我知道每一首詩的背后,都有一部“美國:那家,那國”(我正在讀的儉美的長篇)。蘊籍深遠。另外,我在電郵裡戲稱儉美的詩是“始作俑者”,是 just for fun. 是自我解嘲。我們做的壞事隻是忙裡偷閑寫寫詩而已。在清教徒時代,寫詩和讀詩都是要受到懲罰的,因為寫詩和讀詩,其中都有樂趣,而尋求樂趣就違背了清教的教義。我的寫作心理是,新移民真的和三百多年前來到北美的清教徒頗有相似之處,都必須儉省堅持,勤苦勞作,不耽享樂。稍有放鬆,便有負罪感,對不起自己的夢,也對不起移民下一代的夢。稍許滿足一下自己便有奢侈感,似有不妥。儉美詩可能就是一群孩子中帶頭跳進池塘游泳的那個。葉先生改成“一石激起千層浪”當然頗具詩意。(王守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