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一封E-MAIL

(李易)

在每年的春夏之際, 我媽就會將一點剩飯剩面積攢下來盛在一次用的紙盤, 放在牆頭或在我們上班後撒在自家的DRIVEWAY上, 給樹枝頭的小鳥吃. 她告訴我有時會飛來?多小鳥??喳喳歡樂一片. 有時她把准備給小鳥吃的東西塞在冰箱, 我會嫌不幹淨. 我在周末沖洗DRIVEWAY時也會看到剩下的鳥食和鳥便的印?時會嫌它髒,會嘀咕我媽.

今天女兒轉來一封訴說一對小鳥恩愛和死亡的E-MAIL.

一只被車子撞傷的雌鳥飛不起來了, 半癱在路面上. 牠的愛侶,一雄性鳥銜著食物拍著有力的翅膀飛落下來, 把嘴堛滬鼓姨楔J牠張開的嘴巴.當雄鳥再一次覓到食物飛回來時, 雌鳥已經閉上了它那期待而美麗的眼睛. 雄鳥以?它的愛人睡著了, 就扇著翅膀用力地去推牠. 牠再也不能回應它了. 雄鳥傷心地趴在雌鳥身上一聲聲悲哀地嗚鳴著, 然後又站在雌鳥的旁邊淒慘地哭泣和叫喚著自己心愛的人. 最後, 當它發現自己的愛侶再也哭不醒了, 它非常落落寞地站在死去的雌鳥身邊, 眼中寫盡了絕望和對死亡的無奈.

我們人類往往認?, 動物是沒有大腦和感情的. 我看了這幅圖文並茂令人動容的畫面後, 喉頭堵著什?.小小的麻雀也有著人類最偉大的愛之情懷, 怎能叫人不?之感動, 怎能叫人不?善呢 !

2008/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