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一萬

作者:張忠華 – Alan Zhang

2009年初春四月的上海蒲東機場出境大廳堣H群熙熙攘攘,我提前四小時就趕到機場,來搭乘東方航空公司去洛杉?的班機.盡管身體疲憊不堪,心情卻十分輕松.除了給家人買點禮品外,我用了盡一切可能利用的時間,給每個可能通話的親戚和朋友通過手機打電話,告訴他們我這次回中國所完成的工作任務,讓我全身心充滿了喜悅.多少個難眠之夜,日月的擔憂,終于隨著這次旅行的圓滿結束而煙消雲散.當我一坐進我的機座,系上安全帶,就不省人事地呼呼大睡,連飛機從跑道上起飛升空也沒有在我的腦海堹d下任何信息.睡得好爽!我終于不用再去思考或回憶那些與未來不相幹的往事了.

一覺醒來,班機已經越過日本,飛翔在遼闊的太平洋上空.我熟睡了整整三個小時,連客艙的午餐也給錯過了.然而,對我來說,還有任何別的事物能勝過這三小時的睡覺嗎?

我舒展了下身體,喝了一口自帶的瓶裝水,環視著暗淡的客艙,大多數乘客也在閉目修養.我想還是繼續休息.正在我調整位置那一煞間,我的視線毫無意識地在客艙視屏上捕捉到了我難以置信的字幕:"櫻桃".這顯然是一部電影的開始.可是世界上那會有如此巧合的事例."櫻桃"這兩個字,象電擊般地震撼著我的每個精神細胞.我不由自主地將雙眼凝視在客艙視屏幕上,用盡我能搜索到的一切理由,全神貫注地觀看著這部命名?"櫻桃"的影片.

"櫻桃"一絲不苟地攥著我的好奇心,讓我憂慮,讓我失望,讓我流淚,讓我無奈,讓我興奮,讓我心痛,讓我百感交集.我緊跟著"櫻桃"的故事發展,盡情地施展著情感的發泄,將自己的心緊緊地系于劇中的每一個人物和那美麗而貧苦的山村.這"櫻桃"中的山村,多?熟悉的地形,那不就是我幾天前剛剛流連忘返過的山村嗎?盡管我看不到那個山村堛漱H和那現代派的民房,可這山這水這田地,讓我情不自禁去追憶我原先無意回憶的往事."櫻桃"將我深深地帶進了我的未來,並讓我預感到,我的未來與那些往事或許還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2008年9月的一天,朋友朱建明先生帶了兩位客人,來到我的辦公室開會.其中一位是來自上海的現代企業家杜東方先生,另一位是位于美國加洲賓漢木育苗場的場主愛德華-賓漢木先生,而我是位于洛杉?ABC物流公司的總裁.

會議的中心任務在我的辦公桌上展開了.

杜先生以現代企業家的遠見和風範,與中國政府調整國家經濟結構同步,開發中國農村經濟,決定面向自己的家鄉,親自來美國選購甜櫻桃樹苗一萬棵,引種于家鄉浙江嵊洲.

然而,這不是一棵百棵或千棵,將一萬棵六呎高而且活生生的樹苗從美國遷移到一萬公堨H外的中國,這顯然是史無前例的創舉.要完成這樣的特殊工程,要解決的問題有多少,在坐的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全面了解.

經過廣泛討論,萬棵甜櫻桃移栽程序建立了.程序的內容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1. 愛德華先生立刻協商律師起草有關樹苗交易的國際貿易協議書,並由杜先生與其在盡快時間內簽署;

2. 杜先生將在中國指定專人負責櫻桃移栽項目,從土地開發,清理,除草,滅蟲,殺鼠,種植,水利,到向中國國家中央級政府有關部門申請進口鮮活樹苗的許可證,全面落實;

3. 同時,愛德華先生進行對一萬棵樹苗的清理,以花粉受粉需要來制定品種,項目和數量,並落實對病毒和病菌進行必要防護,檢疫,消毒,以確保美國國家級檢疫部門能順利地通過檢疫鑒定,讓萬棵樹苗在出入美中國境時,不受阻攔;

4. 我的好友朱建明先生,作?杜先生在美國的代表,將負責監督,聯絡並通報各項工作的進展情況;

5. 我作?一名物流專家,ABC被指定?這次項目的物流公司,負責計劃實施對樹苗的儲運,包裝,運輸和各種文件的收集和印制,以確保樹苗安全運往目的地.

最後,杜先生邀請愛德華先生在樹苗到達嵊州時,去中國對栽培技術進行指導.這對一位很少離開美國國門,從未去過中國的美國老外,可謂是個考驗.年滿65歲的愛德華-賓漢木,滿頭白發,豐滿的臉龐,高大的個頭,憨厚的神態,一生從事樹苗的培育和銷售.他的最普通的銷售方式是將樹苗連跟帶土送往零售點,或在育苗場以一手交錢一手交樹的方式零售.現在,要愛德華先生決定答應去中國,他確實感到突然.從愛德華那猶疑的神態中,我領會到他的擔憂.我立即毫無猶疑的提出與他同行.終于,愛德華先生答應了杜先生的邀請.大家一致設立樹苗?運日期?2009年一月五日.

會議在長時間對各項環節進行分析討論後結束了.面對這樣一個突然來臨的工作,我真有點擔心了.我擔心的理由不是因?ABC作?物流企業會在承運過程中遇到困難而倒下,我對安全運輸有著絕對的信心和把握.這種信心,體現在我對運輸中各個環節的了解和對其有著本能的預測能力.無論在空運還是海運,無論是對時間還是對環境溫度的預算,無論是對重量還是對體積在還未知其包裝方式的前提下作出最佳的判斷,我都能應變自如.根據愛德華提供的基本數據,包裝後的一萬棵樹苗大約有十二公噸,六十五立方米.如果供貨商人象往常的客戶那樣?物流公司提供一套完整的文件,物流公司只需了解貨物的包裝,重量,體積,商品名和其價值,就能?其安排跨越國境之運輸.而象樹苗這樣的特殊商品,最關鍵的問題是需要得到:1)進口國的進口證; 2)滿足進口國要求的,出口國政府有關部門開出的檢疫健康證;3)根據進口國政府規定的所有文件,而辦理這些文件的責任方是愛德華先生.對于一個從未經辦過國際貿易業務的愛德華,又犯難了.他對國際貿易的認識,遠遠不足去制作符合中國進口的商業發票,裝箱單,原?地證明,質量檢驗證明,無木制包裝證明,等等.

對于"無木制包裝證明",國際慣例在三年前就被聯合國植物保護委員會(IPPC)以新的"IPPC木制包裝物"條約代替.而在貨物進入中國之貿易流通中,有關部門如進口商,報關公司一直要求國外公司提供"無木制包裝證明".相信中國海關檢疫部門也早已廢除"無木制包裝證明"之要求,而執行新的IPPC條約.但是,只要有任何部門要求,國外出口商必須提供,以免多事.

根據該項目的特殊性,以我對特殊化項目之特殊需要的直覺,我認識到,我不能以常規的作業方式來處理這一萬棵櫻桃樹種.我很清楚,最關鍵的文件是來自兩國政府部門.要完滿的完成這些文件,必須要有嚴密的?品及品名資料.朱先生將我介紹給身在中國上海的劉清總經理,這是由杜先生選定的櫻桃樹項目總負責人.

第一個關鍵工作落在這位劉總身上:向中國國家林業部申請一萬棵櫻桃樹苗的進口許可證.經過初步了解,劉總?動了申請程序.從由進口公司提出申請,到中國國家林業研究所論證報告,需要三到四周時間.根據論證報告,再向國家林業局申請進口許可證,到批複又需要大約二星期.

終于,在十二月二十日,論證報告出來了,正從北京飛往上海.我得到指令,可以開始包裝.這給按時進口樹苗帶來了希望.在劉總與進口公司申請進口證的同時,美國方面也立刻行動.愛德華先生領先,開始在園林挖掘樹苗,並進行剪枝洗土等准備工作,可確保2009年一月初將一萬棵樹苗一次性空運,運往上海蒲東機場.根據時間預算,我安排了六小時內陸運輸用的控溫卡車,緊接著預訂了八小時後從洛杉?機場起飛的中國貨運航空公司直飛上海的貨機.同時,我訂購了我和愛德華先生的兩張去中國的機票,准備緊接著直飛上海.

可是當我收到論證文件時,發現上面的拉丁名Cerasus pseudocerasus,與育苗場提供的樹名Prunus Avium不一樣.這意味著美國農業部檢疫局將拒絕用以樹苗不同的名字簽發樹苗健康證,樹苗將不能在中國海關入境.經過與各方協商論證,論證報告將以新的准確的拉丁名重新申請.接著問題接踵而來.一萬棵樹苗已離開土壤,唯一的保存方式是將樹苗送進冷庫,並每天噴水以保持濕度.好在育苗場有這樣的控溫冷庫,還有提供濕度的設備,從理論上講,可讓樹苗存活三個月.這樣,各部門就有足夠的時間來辦理進口證.這時候正值中國春節,申請工作停止十到十五天.我也只得取消去上海的旅行機票.

終于在2009年二月底,第二份論證報告文件下來了.報告稱"歐洲甜櫻桃(Cerasus avium):異名Prunus avium,英文名Sweet Cherry,?薔薇科櫻屬落葉喬木,..."

我憑自己的想象,在論證報告上用了兩個名字,接著下辦的中國進口證,也自然會用這兩個名字,這樣,在美國農業部辦理檢疫健康證時,在樹名上就不會有問題了.可是誰能想到,兩周後收到的由中國國家林業局下發的"引進林木種子苗木及其它繁殖材料檢疫審批單"證書編號:00031501 上只提到"植物拉丁名Cerasus avium"而沒有象論證報告那樣提"異名Prunus avium".育苗場向美國農業部動植物檢疫局提供的樹名?拉丁名:Prunus avium.根據美國檢疫局的要求,我將進口證從中文翻譯成英文,並簽字壓印,以明確我承擔的責任.可是,真叫一波未平又來一浪,因?進口證上的拉丁名不符,又招來一場虛驚.經過兩天的交涉和論證,檢疫局認可Prunus avium 和 Cerasus avium?同一樹種,因此同意在檢疫健康證上用以中國的進口證相同的拉丁名:Cerasus avium.

時間一天天很快過去,辦理檢疫健康證又一天天往後推.中國進口證要求樹苗禁止攜帶以下危險性病蟲:(共15種) 拉丁名 中文名

1. Tomato black ring nepovirus 番茄黑環病毒;

2. Monilinia fructicola (Winter) Honey; 美澳型核果褐腐病菌;

3. Phytophthora cambivora (Petri) Buisman; 栗疫黴黑水病菌;

4. Rhagoletis cingulata (Loew); 北美櫻桃實蠅;

5. Rhagoletis indifferens Curran; 西部櫻桃實蠅;

6. Prune dwarf Ilarvirus; 李矮縮病毒;

7. Tomato bushy stunt virus; 番茄叢矮病毒;

8. Tobacco rattle tobravirus; 煙草脆裂病毒;

9. Calonectria kyotensis Terash; 柏木枯梢病;

10. Phytophthora cryptogea Pethybridge & Lafferty; 隱地疫毒;

11. Phytophthora syringae (Kleb.) Kleb.; 丁香疫毒;

12. Agrobacterium tunefaciens; 根癌土壤杆菌;

13. Conotrachelus nenuphar (Herbst); 李象(梅球頸象);

14. Phytophthora cactorum (Lebert & Cohn) J. Schr’t.; 惡疫黴;

15. Solenopsis invicta Buren; 入侵紅火蟻;

看著這些從未見過的陌生名字,我對中國國家林業部林業局以及林業研究所深感敬佩,了解到他們是怎樣認真地用深奧的知識,把握著國家的領土不受外來病毒的侵犯.

又一周過去了.一萬棵樹苗在冷庫塈b了整整三個月了.只要檢疫健康證一下來,包裝和運輸程序即刻?動.可是,四月六日,星期一,我得到消息稱美國檢疫局還不能簽發檢疫健康證.原因是檢疫局不接受某化驗室對"根癌土壤杆菌"的化驗結果,因?在化驗過程中,該實驗室的主要負責人有二小時不在現場,盡管其化驗結果是准確的.要從新化驗,需要七天以上時間.

我敬佩美國檢疫人員對國際安全,嚴防病毒病菌擴散的責任心,這象中國林業部林業局嚴密封殺菌病毒,守衛國家安全一樣盡責.

我將消息傳達到國內,劉總不停地追問我大量的問題,從?什?不早作准備,到還有什?補救的辦法,等等.如果還需要無期地等待,樹苗的成活率就很低了.再有,植樹的最佳季節是在清明節前,而這清明節眼下就過去了.這焦急的心情我完全理解.

我從一開始就成了這項工程的聯絡中心人物,並總是毫不遲疑地?各方解答問題.可這下,我深感無可奈何了.我真希望能更遠地超越我的職責範圍,去做一件事,來?樹苗開放進入中國的綠色通道.可是這又讓我度過了一個難眠之夜.

第二天一早,我決定直接寫信給美國農業部檢疫局的主管菊嫡絲小姐,非常誠懇地解釋了這一萬棵樹苗的意義和中國投資人已付出的代價,以及對中美貿易和經濟的有利影響.我懇切的要求,請其對認可"根癌土壤杆菌"的化驗結果給予最大可能的寬容,可讓樹苗立刻隨檢疫健康證出口中國.信件傳真到了檢疫局.我同時電話告知育苗場,請其再次努力.

好消息來了.育苗場主管人員告訴我,菊嫡絲同意將化驗結果,加上她本人的意見報上一級檢疫官員,由其上級官員給以特別決定,認可其化驗程序和結果.四月七日下午四點,菊嫡絲通知育苗場,檢疫局正式認可所有十五項病毒菌的化驗健康結果報告,同意簽發檢疫健康證: PHYTOSANITARY CERTIFICATE.這消息象春風吹動了音樂,傳進了每一位相關人員的耳朵.

一個完整的包裝運輸方案,很快在我的腦海塈峖角F.從冷庫出倉,包裝材料,麥頭,尺碼,托盤,控溫,控濕,地面運輸卡車,給卡車司機的去育苗場的導向資料,到航空運輸的訂倉,安檢,裝機,隨機文件的收集,發送,等等可能發生和需要的事物,我都一 一作了安排落實.

四月十日,星期五,晚上十二時,一萬棵櫻桃樹苗,175箱,12個托盤,共72立方米,與全套隨機文件一起,送進了中國貨運航空公司在落杉?的貨運中心,准備第二天中午航班直飛上海.樹苗周一到達上海蒲東國際機場.

我與愛德華先生于四月12日晚上到達上海,並見到了杜東方先生和項目主管劉清總經理.四月13日,我們乘車三小時,到達了杜先生的故鄉,浙江嵊州.我們走在那美麗的山寨,飽飲著那大自然的美麗風光和清香新鮮的空氣,迎送著擦肩而過的村民.每個人都很自然的問著杜先生同樣的問題:"櫻桃樹要來啦?...櫻桃樹要來啦?..."可想而知,櫻桃樹已成?村民的每日話題和期盼.

看著那已經整理得幹幹淨淨的土地,地上那上萬棵張著大嘴牙的樹坑,我深深地體會到,杜先生?改變家鄉面貌而付出了多大代價.而這些樹苗,將給這個山村和村民,帶來怎樣的未來和希望.

我們用了整整一天時間,走遍了那三百畝山坵地,對如何將那八種不同的甜櫻桃樹種進行合理分配,以確保櫻桃最成功地在花開季節相互受粉,可生長出最甜美好吃,最多的果實.我們站在山頂上,議論著各種方案.以對愛德華先生那受粉理論的理解,對這六座小山坡的初識,我拿起筆和紙,以我最可能發揮的創造才能,現場畫出了一個相對准確的地理平面圖,將其分?六個區域.按照這個圖和村民們提供的每個區域所有的樹坑數量,愛德華就很容易地完成了樹種分配方案.愛德華先生十分欣賞我的現場發揮作用.而我呢,也?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了半天.

我們接著與村民們開會討論.愛德華傳授種樹的技術要領.然後,等待著明天一萬棵櫻桃樹苗的到來.根據計劃,我們應該在清晨六點到達現場,開始緊迫的種植工作.樹苗離開土地已經有105天了,離開冷庫也有整整七天了,必須盡快將其種進土壤.盡管一路上用了控溫車,控溫庫和控溫的飛機機倉,但畢竟是離土太久,又在時冷時熱的顛簸中,穿越了萬堣s川,江河和大地,加上季節變熱,樹苗的生死存亡,牽挂著我們每個人的心.

2009年四月十五日,當我們到達現場時,175箱樹苗,整整齊齊地排放在山坡腳下.直到那一刻,我的擔心終于落地了.一萬棵櫻桃樹苗,六個多月的努力工作,加上多少個難眠之夜,多少人的牽挂,今天終于結束了.種樹吧!我負責在每個箱上根據樹名,標上區域號,由運送隊將樹送往各個規劃好的區域.愛德華上山做種植示範,以確保樹苗的成活率.杜聯村動員了一百三十多人上山種樹,澆水.從清晨六點到晚上七點,一萬棵樹苗在兩天內,就全都種進了新的土壤,位于中國浙江嵊州杜聯村的土壤.

愛德華先生又利用了一天時間,傳授了對樹苗的保養事宜後,就經上海回美國了.而我,用了以後的六天時間,去杭州,深圳,天津,海甯和上海,辦理一些工作事務.然後從上海回落杉?.就在回程的班機上,讓我毫無意識地看到了這部命名?"櫻桃" 的電影.讓我感到振奮的是,那電影中的畫面,完全是杜聯村山水的宿影.我一定會將那美麗的宿影永遠留在記憶中.等櫻桃花爛漫山村,果實累累時,我一定要故地重遊,與村民們一起去分享觀賞那萬年永存的,凝聚著我一份汗水的櫻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