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遊輪之旅(第一篇)

             

王儉美

    

                                   

出發前,病懨懨的江濤覺得這是一場勉強的、暗淡的,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的海、空之旅。

 

七月初的一天,江濤和妮可兒清晨500就被鬧鐘喚醒。到洛杉磯國際機場,送機人要收70元美元,外加小費,說油費漲了,還有清早五點的起早費,江濤和妮可兒心中很有點不爽。

 

乘坐的是老牌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中小型飛機,起飛那一刻,晨光曦微,江濤閉上眼,並無先前預想的心悸發生。“下面是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妮可兒摸摸江濤的臉,要他往下看,江濤看到機翼下一汪水澤,岸邊蒙著草灰狀的植被。“有什麼好看的。”江濤看著陰霾的天氣,皺著眉說。妮可兒笑笑說:“也是,年年山火,深林都燒得差不多了”。

 

航機一直在北美的黃金海岸線上飛,向北向北。衝破雲層急劇降落那一會,有點顛簸,江濤默默地忍受了,不免在心中感激妮可兒那麼堅決地把他帶出來,重上藍天的計畫:是要出來飛啊!有什麼可怕的,兩個多小時就到溫哥華了!兩人一起回顧先前二、三趟來溫哥華,來這個木刻圖騰、細雨綠樹、青湖星綴的美麗城市的情景,遊興就漸漸燃起。一定要給妮可兒好臉色看,江濤默默地想。這季節出來旅遊,經濟不景氣,三千美元可是一筆大花銷呢。

 

拿著美國護照和電子機票、船票落地進入加拿大溫哥華,待要坐遊輪了,又要馬上重返屬於美國的阿拉斯加州。因為這一帶的國土線劃分很複雜,很有趣,也不知道當年俄羅斯把阿拉斯加廉價賣給美國後,這美、加政府之間又是怎樣協商的:人們平日在地圖上見到的阿拉斯加州大塊土地都在加拿大以北,但身臨其境才發現加拿大溫哥華以西沿海還有一狹窄的長廊地帶,也屬美國阿拉斯加州府管轄。遊走在這條犬牙交錯的國境線上,人們手上都拿了很多證件,進關,出關,進關——進加拿大,出加拿大,重返美國,手續雖然麻煩,但秩序井然。

 

快要登上萬噸級游輪的時分,已是下午200。眼前的巨輪見首不見尾,就象岸上的那些摩天樓群。這艘取名為“Diamond Princess Cruises ”的公主號鑽石級游輪,長度達295米,寬40米,重11萬噸,有1115個員工,可載乘客3000人,據說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遊輪之一。

 

一放下行李,江濤就被妮可兒拉起來船上走透透。一輩子沒乘過游輪的江濤有一個總體印象:岸上有的萬物船上都有,世上有的一切天堂都有。船上有二十四小時開放的豪華餐廳、劇院、夜總會、賭場、畫廊、網巴、圖書館、寫作室、結婚禮堂,以及髮廊、按摩室、分年齡段的孩童遊戲室、乒乓球室、手球場、健身房、大小七、八個游泳池、露天和非露天的SPA

 

江濤、妮可兒的房間在輪船前部,十五層甲板上。房內有雙人房,卻出奇的小,廁所、沐浴室倒是一應俱全,很象拉斯維加斯的那些下檔旅館房,或土撥鼠的窩,江濤先是覺得呼吸有點悶,但奇怪的是沒有“小空間恐懼”,只是妮可兒說了句:“不是夫妻房,晚上怎麼搓背入睡呢?”

 

巨輪起錨時,江濤和妮可兒已回轉黑呼呼的房間補“午休”了。這麼大的船俏沒聲兒就出發了——沒有宏亮的汽笛和嘈雜的輪機聲麼?沒有掀起白波黑浪麼?暈船藥白吃了麼?江濤納悶著。

 

妮可兒卻念叨著說她看不到巨輪離開繁華都市溫哥華時的華麗轉身了,此生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