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遊輪之旅(第二篇)

王儉美

 

江濤、妮可兒正有朦朧的睡意,突然聽到有個男人在房間裡亮著嗓門說話,把他們大嚇一跳,原來是低矮的床頂那個麥可風在廣播,通知全體旅客集中七樓劇院上救生訓練課,還說大家都要帶救生包去,這是法律。江濤這就想起鐵塔尼克號沉船的悲劇,美國人也真不怕犯忌諱。

 

江濤、妮可兒被這聲音一嚇,呆若木雞地走出臥房,隨人流匯入七樓劇院。看見三千個乘客的滿頭金髮、黃髮、黑髮聚合在一個偌大的空間聽人講解船體傾覆時的種種救生手段,江濤、妮可兒就有同舟共濟、生命一體的感覺。

 

總覺得房間裡蠻悶的,含氧量不夠,晚上九點,見美國北方的天還沒黑,江濤、妮可兒站到昂立的十幾層樓房高的船首去。無限開闊的海面,波光鱗鱗,俯瞰近船處,才有翻犁般的細浪在騰挪。龐大的船體這樣緩慢的蠕動,波瀾不驚,讓你有時甚至懷疑它是否在原地休憩,要麼萬丈高樓蓋在了大海上。船首長長的、淺藍色的窗玻璃遮擋了爛漫的海風,但留了一道細小的空隙,就有海風溫柔地吹拂你的腰際和臉頰,一切都想得那麼周到,富有人性化色彩。

 

九點十五分,整條遊船華燈初上,光華四射。船是向北、向西方向行駛麼?夕陽在灰褐的雲層中白牙牙地照耀,距海還有老高,日輪下的墨岸,溫暖的岸上燈光,高、遠、渺茫、靜謐。越向西北,太陽越不下山,人就可以遠眺夕陽下無垠的大海和點點孤帆,在大自然中浸泡,融合——拋開繁瑣的公司業務、閉塞的辦公房,出來走走,真是會心情開朗、崇高向上呵。想不到美國還有這片美麗、溫情的海讓你放慢現代生活的節奏。

 

“感到不錯了吧,早就研究了海岸線,遊輪就靠岸走,在海灣中。不會暈船吧?要不花這麼多錢,還讓你抱怨,掃興。”妮可兒得意地說。“還真不暈……”江濤覺出妮可兒注視他的溫情脈脈的目光,笑笑說。

 

好幾件托運的行李都收到了,就剩下一件遲遲未到,江濤憂心忡忡,神思恍惚。鼻子上長了一顆黑痣的菲律賓籍男服務員說,你們到遊輪的前廳去看看吧。江濤和妮可兒這一路經過遊船頂部的好幾個游泳池,幾對父女、父子的嬉水聲隔空傳來,想起他們的女兒丫丫這當兒正在國外做交換學生,不能夥同他們前來,頗有點惋惜。各個遊戲室裡,男孩、女孩鏖戰正激。到了金壁輝煌的前廳,滿臉堆笑的服務員馬上拿出一件行李說,就剩下這一袋了,因為丟了掛牌,無法給你們送去,真抱歉。江濤轉憂為喜,這件行李裡有他寫了一段時間的小說稿和電腦,丟了它可不是丟了魂嗎?

 

江濤和妮可兒這就去七樓的甲板散步,往外推開一扇重門,突然看到一幅驚心動魄的景象:原本在高高的船首看到的靦腆細浪,這時候變成滔滔惡浪,巨輪在呼嘯著向前賓士,把陳舊的、渾濁的海水拋在身後!海風撲面,冷骨蝕肉!烏雲潑墨,西天的夕陽像岩漿般嗚咽地噴發,船行走在太平洋——世界最大的海洋上,驚心動魄!讓人感到一種前未所有的戰慄的感動!還有暈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