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娜在洛杉磯的這四天(3/28—4/1/2007)

悅林

(潘平微, 美國浙江經貿文化聯合會副會長, 溫州旅美同鄉會副會長).

(1)不舍和不夠

娜娜在機場發短信來說,“很捨不得你們呐,還有瑤瑤,期待快快再見面!”

在賓館門口上車前,娜娜與我們擁抱作別,她遲疑了一下,不想上車。大概是想,怎麼就這麼離開美國了嗎?她又回頭與我抱了一下。那一下的遲疑,是不舍、是很多個不夠!沒玩夠、沒唱夠、沒看夠、沒逛夠!連美國是怎麼樣的還沒有一點概念就走了?星光大道還沒走到,環球影城也沒進去,拉斯維加斯都沒來得及去,一切都還來不及。太短了,只有四天!

這幾天裡,她一直惦記著她的搭檔,“下次一定再來,我要帶何炅和維嘉來!”我說,你一定要在簽證有效期內再回來。

她在房間收拾行李時, 我幫娜娜看了一下她的簽證,我以為商務簽證通常是半年或一年,而她的簽證是R, 從3月28日入境, 4月 2日出鏡,只有五天的逗留期,大概是演藝人員的特別簽證類別。下次再來還是要申請簽證,她說這次本來張傑也要來的,可是簽證沒批下來。

千里迢迢來到了美國,來到了天使城,這天使城適合她的性格,她開心,她快樂,對什麼都新鮮,到了環球影城門口的步行街娜娜以為已經到了明星大道,興奮得不得了。一路拍照,一路蹦蹦跳跳,可惜沒到星光大道就讓我們的朋友把她拉回來了,因為晚上美國當地的市長、加州州政府官員、社團組織要給她們三位演員頒發嘉獎狀,五百多位僑胞在酒會上等待著他們的到來。我們給娜娜寫的牌匾是:“才藝瑰寶”。

在張靚穎北美演唱會上娜娜只唱了兩首歌,我告訴她,我們都覺得不過癮,娜娜應該從頭到尾做主持。我們也知道,那樣的話,主辦單位可能擔心喧賓奪主,娜娜儘管只有兩首歌,就已經光彩照人,全場轟動。留點遺憾吧,有遺憾才會有下一次呢。

“昨天晚上靚穎應該來送送謝娜的,”我對一位朋友這樣說,“實在顧不上了,昨天晚上為惠珍丟包的事談到半夜,總算三方都達成協議,我今晚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我們對娜娜講, 這次因為她是做為嘉賓,難免有些委屈她了。娜娜很善解人意,我們說她夠意思,她一再讓大家多多支持靚穎,自己卻那麼克制、那麼低調。

她靜悄悄地跟朋友出去逛逛商店,買些護膚品、小褂便衫、頭帶、太陽鏡什麼的。去了好萊塢和狄斯奈樂園,快快樂樂地享受一個小女生在主題樂園逛街的單純樂趣,沒有打攪、不必躲躲閃閃,自顧自地、很專心地在那兒挑挑撿撿,比試各種搭配,此時的娜娜顯得那麼單一,挑起衣服的眼光又是那麼專業。

本來已安排本地最大的兩家日報來採訪謝娜,後來因為網路上吵得沸沸揚揚的惠珍丟包的事,記者把注意力放在丟包的事,臨時我們決定取消他們的採訪。讓我們本地最大牌的日報記者在賓館對面苦等了兩小時。 我覺得娜娜其實蠻期待這次的訪問的,我很遺憾。 我還可以為她安排上我們本地最受歡迎的廣播節目做現場專題訪問的,我保證下次不管她來的時間有多短,我一定幫娜娜安排這兩項:日報和電臺採訪。

(2)柔弱的娜娜

我和女兒接娜娜到 Brea Mall 的 Nordstrum 逛逛,一進門是男裝部,娜娜很有興趣的看看,說,上次何炅受迪士尼公司之邀,來美走了一圈,逛了半天沒買到合適的衣服,美國沒有他的尺寸吧。我說,“你可以試試 Junior 少年部的。”娜娜在節目中拿何炅的個子不高開玩笑、何炅則嘲弄娜式英文已經是“快樂大本營”的經典搞笑之一了。

在女裝部繞了繞,娜娜說,先看看,我有很多這樣的娃娃裝。就走到化裝品部,挑了幾樣化妝品,她臉色蒼白,鉤著腰,說肚子痛,我在Nordstrum的咖啡廳預定了位置,讓娜娜休息一會兒。昨天剛下飛機,有點時差吧,娜娜說好像是來例假的那種痛。

我點了蕃茄濃湯,一杯熱茶,一盤藍草莓。娜娜坐下後,靜靜地喝了熱茶和湯,把頭放到桌子上,偏著腦袋,跟我們說,“今天還好沒有跟大部隊到好萊塢玩。”

我有點心疼這位來自大陸的當紅主持人。匆匆忙忙地跑來美國,沒有隨行保健醫生,可能連旅遊保險都沒買。我給承辦公司的負責人打了電話,告訴他,謝娜與我在一起,我是要報備一下,萬一有什麼事也好有個交代。“那我就放心了”,說著電話就掛了,大家都忙翻天了,有人照顧謝娜就好了。我頓覺自己的責任重大,娜娜不能生病, 娜娜要好起來。

我對娜娜說,“在我這兒,你放心,中醫、西醫都有很多,甚至去醫院叫911我都很瞭解”,我想讓娜娜安心,不要覺得在異國他鄉、很無助很無奈,我甚至想到萬一需要送醫院,即使為娜娜支付所需費用也要在所不惜。

歇了半個小時左右,娜娜的臉色有點緩過來,說,“真是神湯”。

已是下午三點,我和女兒都還沒吃午餐,我訂了一份三明治給女兒,一份沙拉給自己。與娜娜聊起天。

“你說現在家在北京,那怎麼去湖南衛視做節目呢?”

“我飛過去錄節目,錄完再飛回來,一周經常要飛五六趟。”

“高空飛行次數太多不好,大腦細胞損害很厲害,你要儘量減少飛來飛去”。

“怪不得他們說都我沒腦子,我對事情反應特別快,但過後就忘。”接著她講了一個故事,如何把一個非常熟悉的朋友忘得一乾二淨。

娜娜吃著幾個草莓,我觀察她這幾天還喜歡吃蝦片、土豆片之類的垃圾食品。我不知道她有無保健醫生指導她,哪些東西該吃、哪些不該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