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注:作者為本會副理事長黃樂平,她在百忙中寫完了這篇文章,給編者電郵說:“我算努力地寫好了,第一次寫,有點幼稚”。其實依我看來,她的文筆挺老練,挺流暢,挺优美,情真意切,讓人感動。)


儿 子 十 歲
樂 子

     儿子今年10歲,說這十年是轉身的瞬間,并不過分。從襁褓中的嗷嗷待哺到現在的小伙模樣,像孫悟空變戲身法似的,一晃一變。其實儿子与同齡相比,個頭不算高,但我每天都能從他身上發現不同的變化。父母總覺得自己的孩子是最棒的,這真不假,我想可能是沒有那樣全神貫注地注意和觀察別人家孩子罷了。
    說起儿子,經常是滔滔不絕,不管人家有沒有注意在听,也無需別人接什么話差,但說完了總覺有點難為情,怕別人說你儿子管我什么事!可回回難為情歸難為情,講好像還是照樣的講,有點情不自禁,而且有時是非講出來不可的勢頭。
    10年的确給我帶來不同的感受。對儿子永遠是心甘情愿地付出,小儿時一把屎、一把尿的辛辛苦苦,無怨無悔,為了儿子總覺得可以做一切。儿子上學了,總希望他把所有的東西都學會。我相信望子成龍是天下父母的共同心愿。看到儿子的進步和成績,真有一种發自內心的喜悅。雖說不急著去規划他的未來,但引導他別誤入歧途的責任,時刻在我心里。儿子漸漸長大了,懂得了關心和照顧別人,學著善解人意,每當看到他認為自己已經是一個男子漢,應該勇于面對一切的樣子,真有一种說不出的欣慰。

    儿時天地

    小時候儿子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他老是趴在門后,看著門后牆上那根支門的小彈簧。他用那胖乎乎的小指頭,撥弄來撥弄去。像是在琢磨這金屬為什么能隨意彎曲,怎么可以讓它快搖、慢搖,為什么壓下去可以彈回來?數時可以不知疲倦!
    儿子可以把一張信紙玩上半天,撕成不同的形狀,代表不同的東西,大大小小,一堆一堆,有些甚至撕成粉末狀。問他在干什么,回答說,在擺公園,搭城堡,造城市。現在10歲了,還在玩這种自己創造的游戲。但再問他在干什么時,回答已變成了“你別管”。隔一段時間,就會看到他在這樣的玩耍,看似像在排兵布陣,可能是把自己思維想象的概念,在自己創造的天地里實踐一番,估計還帶有隱私性,不愿意告訴別人。這樣一玩,就得按小時計算,几個小時坐在那里擺來擺去,有時還自言自語,等站起來的時候,就會從他臉上看到有成就感。我真不明白他那些陣式的含義。
    回想10年,儿子給我的歡樂遠遠大于我所付出的辛勞。晚上回到家里,當他給我講他一天發生的故事時,多大的煩惱都去了九霄云外,疲憊不堪的身子馬上精神起來,听著他的趣聞、他的故事和他天真的見解,感覺很幸福。每當這時候,我總慶幸我選擇了生孩子,體會到了做母親的快樂。儿子真的很好玩,他常常會讓我感受到人生的神奇。

    游戲誘惑

    孩子們愛玩游戲,周圍的孩子几乎人手一机。游戲机更新換代很快,孩子們為了跟上潮流,不斷地注意新型號的游戲机和新版游戲卡。儿子也不例外。我很矛盾,如果不讓他玩,怕他隨不上潮流,可是看他那專注玩游戲的樣子,我的气就不打一處來。
    一玩起游戲來,像是被罩在一個無形的屏蔽网中,与外界隔絕。周圍的吵鬧惊動不了他,正常的音量叫喊他的名字,絕對听不到,只有用我那高八度的嗓子,吼一聲,才會有反映。可到這時候,我往往已經火冒三丈了。曾經气得把游戲机扔掉,游戲光碟掰斷,但似乎也解決不了問題。當我把游戲机收起來禁止玩的時候,我發現儿子可以借到朋友的机子玩,甚至發現他會節省自己的零食給朋友來換取游戲机玩。
    我輸了,在是否讓儿子玩游戲的斗爭中。我不得不改變策略。在不厭其煩地反复講述玩游戲害處的同時,我有時會主動提出讓他玩游戲。起初他會用惊訝的目光看我,表示難以置信,等确定他真的可以玩時,笑逐顏開的臉上會表示出一點感激的神情。這時候,我往往會規定玩的時間,半小時、一小時或兩小時,他會很痛快的遵守這個時間,可能是他意外的好事,容易知足。
    玩游戲成了我和儿子的一個籌碼。我經常是用可玩游戲來鼓勵他去做他不大愛做的事情,把可以玩游戲當作條件。這個條件對他很有效,一出這個條件沒有不成的事。他也常常把給他的獎勵換成游戲的時間。儿子的換算公式很精确,他很知道什么樣的獎勵可換成多少時間,而且總會討价還价,爭取更多的時間。我知道我算不過他。
    跟現代其他的孩子一樣,儿子很精通游戲,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認為。游戲在他手里倒騰兩下就知道如何玩了,我沒看到他去讀什么說明書。說實話,盡管我很痛恨他玩游戲,但心里還是很佩服他的。我曾試著走進他的游戲世界,曾自己悄悄玩他的游戲,也曾跟他一起玩過,可真是一頭霧水,不得不放棄了!我還算是學過計算机的呢,居然拜了10歲儿子的下風。

    年少情真

    儿子知道不去傷害別人,說話很婉轉,我覺得有時都比我強。朋友家有一個比他小一點的小弟弟,一次朋友邀請他去家与弟弟玩,看他的表情,他不是很喜歡去,我知道他不大愿意与比他年紀小的玩。他回答朋友說可不可以改天?朋友說今天正好是休息日;他說弟弟可不可以玩別的什么東西,意思是說找別人玩?朋友說弟弟整天念叨你,想与你玩。他很無奈地答應了。臨回家時,朋友說還來玩呀,他答應了好。回家的路上,他告訴了我,弟弟有點小,玩起來很沒意思,我逗他說那你為什么還答應再去玩呢,他說我不想讓他們傷心難受。這時我想起來了,每回問他爸爸好還是媽媽好,他總回答說都好,誰也不得罪、不傷害。
    一次我心血來朝,為儿子進行一次粗菜精作,我知道儿子喜歡吃素菜和蔬菜,就選料大白菜和豆腐,是最家常的粗菜。怕冰箱里放了一個多星期的豆腐不新鮮,特意到菜市場買了新鮮豆腐和白菜。翻了菜譜,沒找到滿意的做法,可能是白菜和豆腐太普通了,沒有精做的記載。只有自己想了。
    一棵大白菜僅取了菜心,先是快速在開水里焯一下,再上蒸籠里蒸几分鐘,出籠碼在盤里,接著下油鍋,放蔥姜蒜佐料,用雞湯勾芡淋在白菜上,最后加了几滴香油。
    豆腐切塊,控盡水分,用料酒、姜汁、精鹽和味精調拌勻了,煨10分鐘。取蛋清加干淀粉,將每一塊豆腐裹勻,下油鍋煎至金黃,再用醬油、雞精、料酒、糖、水等在小量油的鍋里調成汁,与煎好的豆腐拌在一起,出鍋裝盤。
    兩盤菜上桌,我很得意。 招呼儿子快來吃,儿子嘗了一口豆腐,“啊!”一聲。我惊訝地問怎么了,他說有點怪,我簡直不相信地大聲問:“什么?”納悶味道怎么會怪,自己吃了一口,發現我放的不是醬油,而是李錦記的什么調味油,發甜。
    我后悔極了,怨自己太粗心,沒看清楚。告訴了儿子我大約在廚房里花了3個小時做兩道菜,腿都站累了。看到我那樣懊悔的樣子,儿子說其實挺好吃的,我愛吃甜的,一連夾了兩塊豆腐,可在嘴里倒了半天都沒咽下去。
    我小心翼翼地問儿子白菜好吃嗎?他嘗了白菜,停頓一伙,說白菜跟上星期做的一樣好吃。天哪!上星期我可是用白水煮白菜啊!
    儿子安慰的舉動,潤濕了我的眼睛,更感動了做母親的心。

    “天下無敵”

    儿子會下棋。我算是他的啟蒙老師。
    四歲教他五子祺,他很愛動腦筋,頭几天我讓他,逗他玩,可一星期后我就發現不能大意了,不能隨便讓了。到現在我已不是10歲儿子的對手,下十盤,能贏兩盤就不錯了。
    二年級的時候,在課后輔導班里,可能是學生作業完成了,中文老師就組織了一次五子棋擂台賽,儿子把所有在場的小朋友都打下去了,老師上了,他也贏了老師。老師給他封了個“天下無敵”。這時來了一個五年級的學生,他終于敗下來了。可能那次他明白了天下無敵的意思,大言不慚地稱自己是天下無敵,無敵天下。我雖為他的成績驕傲,也知道純屬玩笑而已,但也擔心他過于驕傲自滿,總想滅滅他的囂張之气。有朋友來我家,就鼓勵他下一盤,好讓他知道山外有山,不但下棋如此,人生的道路更是如此。
    儿子下棋的趣事不少。小時候,輸一盤哭一次,盡管下前都說好輸了不許哭,但輸了一邊找借口埋怨,一邊四行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輸了總不罷休。我不得不先定好玩的盤數。
    教他國際象棋,他非常專注。我沒時間与他下時,他自己琢磨著与自己下。与他下棋很累,有時我認輸都不行,非得下成我無路可走才算下完棋。有時候他為了逗我下,還故意讓我呢!還時不時地鼓勵我一下,夸我那步棋走得不錯。我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沒有時間,棋技也不如他。
    一朋友,曾是中國國家隊的國際象棋棋手,我們稱他為大師。一次來家玩,与儿子連下了五盤,結果是贏兩盤、輸兩盤、和一盤。儿子甚是得意,都贏了大師兩盤,認為自己棋藝了得。
    第二天,主動与老爸叫陣。老爸是無論与誰下都想贏的主,与儿子也不例外。下著下著,儿子表情嚴肅,最后輸了。立馬眼淚花花,鼓著腮幫說“難道你比大師還厲害嗎?我都贏過大師兩盤,你還贏了我?”老爸也不示弱地說:“大師知道如何輸你,我不知道!”從那以后,到今天為止,儿子還沒与老爸下過國際象棋呢!估計是養精蓄銳,等到時机再對擂。
    最近,我常常想10歲的孩子該是什么樣子呢!總覺得儿子比同齡的幼稚,說他不懂,他又懂點,該懂的又不懂,真是似懂非懂的年齡。10年后,又是什么樣子呢?
    10年的功夫,對我是如此之快,以至于不愿去接受自己老了10歲。可對儿子來說,可是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他像种子剛發芽的小苗,吸收了陽光,在肥沃的土壤中,不斷地穿大。
    儿子的趣事好象說不盡寫不完,他給我的生活增添了太多的樂趣,總想給他記錄下來,等老了翻翻。無奈自己墨水有限,沒能如愿。今天,算是開始,為自己老年做個儲蓄。

             2004年10月17日寫于洛杉磯家中